新南威尔士、维多利亚、南澳产区行 ——歌海娜的正当时

作者:李玉2018-07-23 15:07
0
分享到:
导语

传统的回归,老藤保护,市场产品升级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描述上。这个新世界的葡萄酒代表国,正突破界限,朝着多元化方向发展。

想起10年前在做盲品品鉴时,但凡品到酒体浓稠,香料、橡木气息突出,且又带些桉树叶气息的酒,大家定会笃定地认出这是来自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而如今,如果再拿同样的标准来将其衡量,恐怕会为其中的许多酒大跌眼镜:不仅难以从国家区分,有时甚至连新、旧世界都会发生误判。

如今的澳大利亚葡萄酒无论从品种和风格上再也不是单一固化的形象。虽然西拉、霞多丽依然是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量的中流砥柱,但其他品种,特别是地中海品种在澳大利亚也有越来越多的种植和酿造,白的如:维优尼、赛美蓉、玛珊、胡珊等,红的如:歌海娜、桑娇维赛、黑皮诺等都在国际上取得越来越高的声望。在风格上,无论优雅、细致还是奔放、浓郁,各个酒庄和产区都表现得百花齐放。但忠于风土,讲究平衡已成为大多数酒庄共同追求的理念。

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发展速度令人惊叹。特别是从2015年末澳大利亚自贸协定China–Australia Free Trade Agreement)正式生效以来,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的增长率遥遥领先于其他葡萄酒出产国。2017年底澳大利亚管理局发布的数据:2017年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的葡萄酒总额达到8.48亿澳元,同比增长63%。而10年前这一数字只有2700万澳元。再不要以为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是以便宜酒为主。对于高端酒出口额,澳大利亚瓶装葡萄酒出口额增长了17%,而瓶装葡萄酒均价也增长了3%,升至5.63澳元/升“许多知名酒庄的高端精品酒的问题是生产量根本不够中国市场的消费。”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的负责人杨伟华对我们说。

新南威尔士州的复兴之路

新南威尔士 悉尼

仅从州名上就可得知,新南威尔士州是澳大利亚的英国殖民地,它不仅是澳大利亚最早的一个殖民地,也是历史最悠久的一个葡萄产区。新州的面积为810000平方公里,虽然与其他州相比面积较小,但它自18世纪首次有欧洲移民定居以来,一直是澳大利亚人口最密集的州。这里也是亚洲,特别是中国移民首选的地方。

虽然澳大利亚最著名的葡萄酒品牌并不都集中在新南威尔士州,但它的葡萄种植业在澳大利亚葡萄酒历史中一直扮演重要角色。自1828年由欧洲移民种植第一棵葡萄树起,葡萄酒产业就在此发展开来。20世纪70年代,该州的葡萄酒产量仅是南澳州(South Australia)的三分之一,随着其葡萄种植面积和葡萄酒产量增长速度不断加快,这种差距正不断缩小。

从悉尼出发前往最近的葡萄产区只需1个多小时。这里产区地形较复杂,拥有全澳洲最高海拔的山丘。这些山丘、河谷又形成许多微型小气候,使得这个产区的葡萄酒无论在葡萄品种和风格上都有丰富的表现。

新南威尔士州四大高海拔寒凉产区品鉴

Mudgee产区

位于大分水岭西坡,海拔为400-500米。由于相对高的海拔及较寒凉的气候,即使紧邻著名的猎人谷(Hunter Valley)产区,同样的品种,采收期却比猎人谷晚4周。

最出色的葡萄品种 : 风格比较宏大的霞多丽、雷司令。

土壤:黏土质深层土壤。

1、 Robertstein Mudgee Riesling 2017

是新南威尔士最好的雷司令之一,整串低温发酵。整体较圆润,有一定的热感。柠檬、植物新鲜感。热带水果有些热带酸度在后味中较突出。整体新鲜、爽利。

2、 Montrose “Stony Creek” Mudgee Chardonnay 2016

Monrose是当地酿造霞多丽的先锋。采用天然酵母,整体香气复杂,入口有一定的咸感,有木香带来的辛香料味。酒体较为圆润,饱满,但也有寒凉地区带来的清新感。

ORANGE产区

这个1997年才正式成立的新兴产区,拥有澳大利亚海拔最高的产区。种植葡萄地区的海拔大于600米(低于600米海拔的种植区出产的葡萄酒不能称为ORANGE产区酒)。这里气候温和,成熟期较长,使得出产的酒保持着较好的颜色和风味。

主要葡萄品种:新鲜、圆润型黑皮诺。风格淡雅的西拉。

土壤:较为丰富, 表层土是火山石,深层土是石灰岩加黏土质。

Cooks Lot “Lconique Barrique” Orange Pinot Noir 2016

一款圆熟型黑皮诺, 整体颜色相对较深,散发新鲜的樱桃、红加仑及些许木质香料气息,单宁成熟、饱满,酸度给整个酒带来不错的鲜爽度。

Tumbarumba产区

是澳大利亚少有的几个冬天会下雪的产区之一,海拔400米。Tumbarumba在土著语里是柔软土壤的意思。这里土质较肥沃。以前这里主要出产大批量的原酒供给其他产区。起泡酒、霞多丽,轻盈优雅型干红葡萄酒是这里的特色。

奔富 Bin311 2016

一款来自新威尔士州Tumbarumba 的霞多丽。2016年的BIN311带有Tumbarumba高海拔特有的冷凉感霞多丽的特点:散发新鲜的柑橘类气息,桃子及菊花类香气,橡木桶也给酒带来不少橡木烘烤气息。酸度活泼,爽口。酒体圆润,带些奶油质感。

Canberra产区

这个产区位于悉尼和墨尔本之间,就坐落在首都行政区。其北部海拔高达540-560米。1970年开始种植酿造,由于地缘的优势,这里集中了新南威尔士大多数葡萄园最先进的发展技术。堪培拉是澳洲最寒凉的产区之一,靠近海洋,葡萄成熟比较晚。酒的酸度相对较高,但口味丰富,非常典雅。这里出产品质出众的雷司令和北罗纳河谷风格的西拉。

1、Helm Wines “Premium” Canberra District Riesling 2017

Helm酒庄庄主来自德国,对雷司令情有独钟。同时Helm也是产区中雷司令先锋。天然酵母更激发果味及复合的香气。充满柑橘类气息,新鲜罗纳草及热带水果的香味,口感酸度活跃,使得酒非常奔放。

猎人谷(Hunter Valley)的勃艮第

新南威尔士 猎人谷 葡萄园

猎人谷是新南威尔士,乃至澳大利亚最著名的产区之一,而最令其扬名于世的就是用赛美蓉酿制的葡萄酒。赛美蓉在其他产区极少单独酿造,通常会与长相思等品种调配以增加香气及酸度。但猎人谷产的赛美蓉酿出的酒不仅酸度活泼,而且香气较为浓郁。年轻时的赛美蓉有着丰富的柑橘类水果与绿色植物气息。而经过陈年的赛美蓉,虽然通常不使用橡木陈酿,但却有着类似经过橡木陈酿过的烘烤面包、坚果及蜂蜡的气息,酒体油润、丰满。据天瑞酒庄的酿酒师介绍,这种特殊的气息是由于赛美蓉果皮下有特殊的物质成分造成,经过陈年氧化后,这种物质会被氧化成类似橡木桶陈酿的香味。一些顶级赛美蓉甚至有超过50年的陈年能力。难怪有些酒评人把猎人谷出产的赛美蓉葡萄酒称为“猎人谷的勃艮第”。在澳大利亚年度巡演晚宴上,天瑞酒庄的庄主Bruce Tyrrell告诉我,从上世纪开始,产区大部分酒庄都使用螺旋盖保存,这又大大提高了赛美容葡萄酒的新鲜度及漫长的陈年演化期。

赛美蓉是上天给猎人谷独一无二的恩赐,但这里除了赛美蓉,西拉也的表现也很优异。与Barossa不同,这里的西拉更偏向于优雅、内敛风格。通常酒精度稍低,橡木桶的使用也相对较少。酒中通常会有更加清新的酸度和优雅的花果香。此外,黑皮诺在这里也有不俗的表现。如Mount Pleasant Wines的黑皮诺,采用整串发酵,颜色鲜亮,果味充沛,酸度活泼。它也是猎人谷第一家种植黑皮诺,而且也是第一家采用黑皮诺与西拉混酿的酒庄。这种特殊的混酿也是从这里起源,扩散到澳大利亚及新西兰产区。

Tyrrell’s Winery天瑞酒庄

傍晚时分来到这大名鼎鼎的天瑞酒庄。很难想象,这世界闻名的酒庄竟然如此其貌不扬:车间用简单的瓦片盖起来,部分酒窖竟然直接建在泥土地上。但在介绍酒庄的时候,酒庄酿酒师如此说道:“欢迎来到澳大利亚,甚至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生产赛美蓉的酒庄。” 如果见过天瑞酒庄的瓶标,最引人注目便是酒标上密密麻麻贴着的获奖奖标了。

天瑞酒庄共生产10款赛美容,其中有3款单一园酒。其中最出色的是VAT 1。酿造VAT1的葡萄来自酒庄最古老的两个葡萄园。在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组织的中国路演瑰丽老年份大师班中,2005年份的VAT1,在经过13年的陈年后,竟还保留着非常好的新鲜果味,加上经过年份柔化,但依然坚挺的酸度,这款酒还有着漫长的生命力。

Broken Wood酒庄

BROKENWOOD1

说起Broken Wood恋木传奇酒庄,许多人都会提到James Hollidays,这个如今著名的澳大利亚酒评家,在上世纪70年代还从事着律师行业。由于热爱葡萄酒,他和其他两个同为律师的朋友John Beeston 和Tony Albert一起创建了恋木传奇酒庄。如今,恋木传奇酒庄已发展成澳大利亚最著名的精品酒庄之一。其酿造的西拉葡萄酒被誉为猎人谷产区最佳西拉出品,也是猎人谷唯一一款入选兰顿分级EXCELLENCE级别的西拉葡萄酒。“作为一个酿酒师,这成为我职业生涯最值得骄傲的事。”酒庄酿酒师兼总裁Lain Rigges对我们说。Lain向我们介绍,酒庄的种植分区很明确:白葡萄品种种在沙地上,红葡萄品种种在红土上。由于这两种土壤都不肥沃,而且酒庄不采用浇灌系统,所以葡萄藤生长得非常缓慢。在葡萄园里,我们看到即使已有50年的树龄的葡萄藤,一只手就可以握得过来。酒庄最知名的葡萄酒要数“Graveyard”西拉,产量极为稀有,好的年份仅有700箱的产量。

1、 Brokenwood Beechworth Pinot Noir 2016

呈明亮的红宝石色。散发新鲜樱桃、草莓气息,些许的橡木气息萦绕其中。入口果味纯净,酸度活泼,余味中带有些矿物气息。单宁有力但比较细致。酒体比较集中,后味中稍微有些青草气息。

2、 Brokenwood Tallawanta Vineyard Syrah 2015

1920年种植的老藤西拉酿造。风格较内敛。散发木质香料及成熟的黑加仑、黑樱桃的气息。余味中也隐约有紫罗兰的香气和泥土的气息萦绕。单宁较强劲,但成熟饱满。整体结构细致。

Lakes Folly酒庄

LAKES FOLLY1

Lakes Folly应该是我见过的最小,也是最成功的酒庄。这个在当地赫赫有名的精品小酒庄外观看来毫无野心,就像一户普通的住家,走进酒窖甚至可以用寒酸来形容,酿酒车间里寥寥几个发酵罐,装瓶机有的只是原始手动加塞器。但从挂在接待室墙上历年的兰顿分级海报中,可窥探其成功一二:与奔富的葛兰许一道,Lakes Folly出品的赤霞珠列为EXCELLENT级别。

庄主Max Lake是一个充满个性、有着独到眼光的人。在赛美蓉和西拉享誉全球的猎人谷,他却坚持只种植酿造赤霞珠和霞多丽。我想这就是酒庄名的来源吧。“当他说要在猎人谷酿造像波尔多一级庄那么伟大的酒时,每个人都觉得他疯了。”酒庄的主管Rodney Kemp对我们说。Lakes Folly的产量非常有限,霞多丽好年份大约1000箱,赤霞珠3000箱。由于品质出众,这个酒在当地异常受欢迎。85%的酒早已提前2年预售出去,酒庄每年只留15%作为零售。而这区区几百瓶根本不够卖,所以每年酒庄只对外开张半年。他们的营销模式也异常简单,也从不设团购价,无论对个人还是大批量的批发客户都只有零售价,而且每年都会涨价。“由于每年涨价,有时候会出现一些市面上老年份的酒比酒庄售出的新酒更便宜的现象,我们的做法是将这些统统回购,以保持市场酒价格的一致性。” Rodney Kemp说。

Lakes Folly Carbernet Sauvignon 2016

虽然酒庄设备简陋。但葡萄酒酿造得非常精准。并不是过于奔放的赤霞珠,而是结构紧致、立体,成熟度把握得非常好。没有过于甜美的果酱香气。即使年轻,橡木的香气很好地融合到果香里,互为烘托萦绕。

一天四季的维多利亚州-雅拉谷

在探访维多利亚州产区临行前看了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的产区探访提醒:维多利亚州墨尔本因其“一天四季”而闻名,所以给游客的建议是“做好万全的准备”。果然,雅拉河谷离墨尔本很近,只有大概只有40分钟的车程。从墨尔本到雅拉谷一路上还阳光普照,到了酒庄天突然阴下来,气温也降了不少。与前一天30多度的夏季炎热相比,一下子就感受到阵阵秋意。

维多利亚州是澳大利亚最小的大陆州,首府是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墨尔本。自1834John Batman创建墨尔本城市后,牧羊人William Ryrie就在离城市不远的Yering开辟了第一片葡萄园。所以雅拉谷的Yarra Yering 酒庄和 Yering Estate酒庄就是因此而得名。

我们在产区到访的第一个酒庄是Yarra Yering,正对着酒庄的葡萄园竖立这样一块告示。“禁止进入葡萄园,让根瘤蚜虫保持在区域以外”。确实不幸,在19世纪末,这个维多利亚州也受到根瘤蚜虫病的侵袭。使得产区损失严重,根瘤蚜虫病爆发前,维多利亚州葡萄酒产量占到全澳大利亚一半产量以上,目前则排到澳大利亚第三。所幸,经过严格的把控,根瘤蚜虫病并没有更大的扩散。

雅拉谷产区是近年来澳大利亚冉冉兴起的一个产区,其产出的酒也越来越受到关注。产区也有许多享誉世界的酒庄如:Yarra Valley、Oakbridge、De Bortoli 、Yering Estate,一些国际品牌如Chandon也到此投资。这里气温较凉爽,与南澳较热的产区出品的饱满型有别,产区追求的风格是明亮的酸度,细致的口感。虽然产量排名第三,但是酒厂数量却是全澳大利亚最多的,雅拉谷现有600多个酒庄。大多数酒庄规模较小。也许正是因为小而精,使得整个产区显现出百家百态、生机勃勃的业态。

Yarra Yerling  的秘密武器

YARRA YERRING1

Yarra Yering酒庄是雅拉谷最著名也是历史最悠久的酒庄之一。它出产的酒以优雅、平衡、不失结构感著称。除了精心的田间管理与采收,也与它特殊的酿造工艺分不开。酒庄现任的酿酒师Sarah Crowe是一位杰出的女性酿酒人。她也在2017年被James Hallidays’s评为澳大利亚年度酿酒师。

在酒庄酿造车间里,除了不锈钢酒桶,我们看到了许多四方的木头箱子。箱面向上开口,木头表面包裹的是不锈钢的内胆。据Sarah介绍,这就是由酒庄的创始人“Dr Bailey Carrodus”发明的敞开式轻便发酵罐,容量仅为600升,一人就可操作。而且里面还配有一个圆柱形的不锈钢篮筐。Sarah介绍说,当葡萄除梗,破皮压榨后的汁液会放在这个小型的木箱里发酵。而皮渣及梗会收集放在那个柱形篮筐里浸渍在葡萄汁液中,所以这个篮筐相当于一个“茶包”,根据不同品种和当年酿酒师所期望的单宁结构,而设定“茶包”浸泡时间。“用这种方法,我们很容易控制单宁的萃取量,得到柔和,但结构感强的葡萄酒。”Sarah向我们解释道。

Yarra Yerling Chardonnay 2016

相对雅拉谷,这里葡萄园更温暖。2016年的霞多丽散发丰富的柑橘香气,橡木气息与果香融合得较好。酸度圆润,漂亮。入口有一定油润度。但酸度使得酒比较活泼。后味中带有些热带水果气息。很典型的雅拉谷霞多丽。

Yarra Yerling Dry Red Wine No.2 2015

西拉混合了些维欧尼、玛珊果皮,而不是整粒果。酒香更加突出维欧尼的花香,经过陈年会更细腻,玛珊给西拉带来了更多的结构、层次感。这个不同品种不同地块的混酿酒带来了复合的香气。花香气和香料带来了柔美感。整体较收敛、细致。后味透出力道。

麦克拉伦谷McLaren Vale 歌海娜正当时

麦克拉伦谷海边2

位于南澳的麦克拉伦谷是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量第五的产区,同时也是非常著名的旅游胜地。这里有世界闻名的壮美海滩及海边森林。由于靠近海洋,这里的气候深受海洋影响比较温和,但同时相对较干燥。当地的酒农告诉我们,近20年来,也许是全球气候变暖的原因,这里越来越偏向于地中海气候。

西拉理所当然是当地最主要种植的品种,但是近年来许多地中海品种也有越来越多好的表现,一些酒庄甚至减少西拉、霞多丽等常规品种种植,开始大力种植地中海品种。Coriolle酒庄就是当地种植地中海品种的先锋。酒庄的少庄主告诉我们:“50年前,大家都还在种植西拉、霞多丽的时候我们就开始种植地中海品种了。而30年前产区开始有些酒庄开始种植SangioesseFiano等,但规模较小。到了10年前,产区越来越多的酒庄开始大规模地种植地中海品种。

歌海娜是产区最著名的地中海品种,也使得麦克拉伦谷成为澳大利亚最重要的歌海娜产区。麦克拉伦谷的用歌海娜酿造的葡萄酒保持多样性,几乎可以用其酿造所有类型的酒。这里拥有澳大利亚,也许是全世界最古老的歌海娜藤,许多园区都还保持着原始的灌木型种植。“歌海娜参与了麦克拉伦谷的历史,也代表着未来。“参加品鉴会的一位酒农表示。

黛伦堡D'Arenberg的魔方

黛伦堡魔方_旋转

见过黛伦堡现任庄主Chester的人都会对其留下深刻印象。他有太鲜明的个人色彩:一头卷曲的金色长发,经常穿着件色彩艳丽,夸张如吉普赛风格的花衬衣,为人直爽,处处透着玩世不恭的态度。见过了他,再来看酒庄今年刚刚建成的地标建筑——魔方,就不难理解其创立原因及风格了。魔方是怎样的一座建筑呢?外形正如一个巨大的玻璃外墙魔方,上下共4层。这个设计里包括一个米其林餐厅,葡萄酒博物馆,及品鉴中心。顶上两层还能像魔方一般的自行旋转。进入魔方,更像进入了奇妙的花花世界,随处可见颜色鲜明夸张的漫画与装饰画。每一层都挑战着参观者的视觉感官。

酒庄的建筑超前,酒庄的葡萄酒也同样非常具有辨识度:色泽极为深沉,风格浓郁、强烈。像极了庄主桀骜不驯的风格。虽然个性开放,眼光超前,但Chester还是充分尊重传统。在酿造上,黛伦堡还保持着传统的篮式压榨,甚至脚踩压榨法。同时,黛伦堡也是澳大利亚最大规模的有机认证和生物动力种植者之一。“也许年轻时的戴伦堡过于强壮,经过陈年的戴伦堡才能真正展现魅力。所以,可以陈年的葡萄酒是我们专注的地方。”酒庄的酿酒师向我们解释道。

奔富的传统与现代

奔富2

在中国,“奔富”已然成为新世界葡萄酒最成功的典范。在奔富位于Magill镇的酒庄接待室里,我们看到的访客十之七八竟都是中国面孔,可见其巨大的吸引力。虽然是新世界葡萄酒的代表,但奔富却是相当恪守传统且复古的酒庄。一位在酒庄工作了40年的老匠人带领我们走访酿酒车间,为我们解密了酿造奔富高端酒两大“秘诀”。一是顶式木栅栏酒帽管理法。也就是在发酵槽顶部安装木条,使得酒液升高到顶部时,木条压迫葡萄皮使之侵入发酵汁中。这种方法能够使单宁和色素物质在短期内大量释放,使得酒液更增浓郁。另外一个秘诀就是在还未完成酒精发酵就将半发酵的酒液入桶陈酿。这位老酿酒人向我们介绍说,这样会使得葡萄酒体更加圆润及木头香气更加融合,但同时也会产生烟熏木桶气息。

Bin 51 酸爽的雷司令干白

产自南澳伊顿谷(Eden Valley)的雷司令。2017年份的Bin 51酸度活泼但不尖锐。散发些绿植及成熟的柑橘类香气,还有些矿物气息。其相对较圆润的酒体,既带成熟果味又有清新绿意的香气,表明其相对炎热但海拔高的产区出身。

St. Henri 优雅和果香浓郁的西拉。

产自巴罗萨产区的西拉。用5000升的大桶陈酿,所以木桶味非常融合,目的是要更突出成熟且优雅的果香味。散发成熟的黑李子、黑加仑及些许丁香花气息。非常典型的巴罗萨西拉,酒体中等浓郁度,后味有些巧克力的气息。

RWT Shiraz (将更名为Bin 798)浓郁且结构感强的西拉

RWT的全称是:Red Wine Trial 实验红酒,最早酿自1980年中期,当时酿酒师期望酿造一款用单一园及法国橡木桶酿造的,可以和Grange媲美的酒。(Grange是多产区混酿的美国橡木桶酿造),当时酿酒师用不同产区出产的葡萄实验性地酿造了很多酒,最终找到巴罗萨最好区域的葡萄酿造而成。

这款同样产自巴罗萨谷的西拉,与圣亨利相比有更多的结构感和强劲度。2015年的圣亨利香气比较内敛,结构细致。带有成熟的李子、干玫瑰花,及浓郁的果酱气息。单宁强劲。

Bin 707 强劲热情的赤霞珠

混合了阿德莱德(大部分)、巴罗萨、库伦瓦拉几个产区的赤霞珠。其中奔富最著名的百年老藤42地块出产的部分葡萄也会混入707中。

2008年浓郁、奔放。散发着甜美果酱气息、16个月美国橡木桶带来香草、可可气息。入口较强劲,但果味非常浓郁。单宁强劲。后味更体现出热情奔放的风格。可陈年很久。

葛兰许 Grange 复杂强劲的酒

这个传奇酒的酿造秘诀就在于混酿的艺术。不仅是西拉与赤霞珠的比例调配,也是不同产区不同地块的调配。而这些调配过程是谨慎而复杂的,需要6个酿酒师共同决定才能完成。

2013年是葛兰许最佳的年份之一。香气非常复合:带有紫罗兰、甘草、木质柔和的香料气息。经过陈年后15年,果味会开始上升,20年木味与果味相融合。与15年后的St. Henri会有些相像(木味上升,果味融合),入口木味还是比较浓郁。需要陈年,果味提升。

巴罗萨Barossa的老藤啊

巴罗萨老藤

巴罗萨是澳大利亚最负盛名的产区,也是高端葡萄酒最为集中的产区之一。老藤葡萄树是巴罗萨,也是整个澳大利亚的产区瑰宝。但老藤葡萄酒产量低,且生产成本相当高,所以在19世纪80年代,澳大利亚曾推出老藤拔除计划,政府甚至还会对拔除老藤的酒庄给出一定的补贴。但巴罗萨一些酒庄则奋起保护老藤葡萄园,联合发起建立老藤宪章(Barossa Old Vine Charter)。老藤宪章把老藤分为四个级别:巴罗萨老藤(Barossa Old Vine) ,葡萄藤树龄至少为35年。 巴罗萨幸存葡萄藤(Barossa Survivor Vine) 葡萄藤树龄为70年以上。 巴罗萨百年老藤(Barossa Centenarian Vine) 葡萄藤树龄超过100年。巴罗萨始祖老藤(Barossa Ancestor Vine)葡萄藤至少125年。有的酒庄如Longmile会把这些老藤信息标注在酒标上,如Longmile 125就表示酒产自125年老藤出产的葡萄。正是得益于巴罗萨老藤宪章,使我们今天仍旧有机会喝到这些带有历史印记的葡萄酒,体会着这些老藤葡萄焕发新生的味道。

虽然巴罗萨以出产浓郁、强壮、醇厚的葡萄酒而闻名,但随着消费潮流的改变,产区的生产者也追求越来越优雅细致平衡的葡萄酒,不仅在萃取、橡木桶使用上更加节制与精细,而且也越来越重视相对冷凉产区地块葡萄之间的调配酿造,以得到更加优雅、新鲜、平衡的葡萄酒。Eden Valley伊顿谷是巴罗萨越来越受重视的子产区。由于海拔较高,这里气候相对冷凉,仅仅15分钟的车程,伊顿谷的采收时间却比巴罗萨平原地区晚至少1个月。可见这里气候的差异性。在走访产区过程中,许多酿酒师表示,相较于以前,他们更加愿意增加伊顿谷产的葡萄比例。“伊顿谷的西拉能够给葡萄酒带来更多新鲜、结构感。使得酒更加平衡。我们今年(2018年)的伊顿谷西拉品质相当好。”托布雷酒庄的酿酒师对我们说。

澳大利亚老藤一览表:

全球现存最古老的设拉子藤  

Lamgmeil Freedom 1843 Barossa Valley,南澳产区种植于1843年。

澳大利亚最古老的歌海娜葡萄藤

Cirillo 1850 « old vine » Grenache Barrossa Valley, South Australia 种植于1850年。

全球现存最古老的慕合怀特葡萄藤

Hewitson Old Garden Mourvedre Barossa Valley, South 南澳州 种植于1853年

全球现存最古老的赤霞珠葡萄藤

Penfolds Block 42 Cabernet Sauvignon Barossa Valley, 南澳州 1880年代中期。

全球最古老塞美蓉葡萄藤

Cirillo 1850s Old Vine Semillon Barossa Valley,南澳州。种植于1850年代。

来源: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

Yalumba 御兰堡酒庄7代的英式传承

yalumba2

御兰堡是澳大利亚最古老的家族酒庄之一。到现在已经传承了7代。这个由英国移民来的家族,英式的运动与传统都在这里完整地延续下来。一进酒庄,我们就见到树丛掩映下的传统的红墙白边的英式建筑,走进酒庄接待室:各种赛马器具。英式板球等陈设更是随处可见。这满眼的英伦风范,再加上我们到访酒庄刚好碰上的巴罗萨难得的阴雨天气,真使人恍惚是不是真的置身于英国的乡村古堡。

不仅仅是从酒庄建筑及传统的传承。御兰堡葡萄酒的风格也极好地继承了欧洲人所喜爱的内敛,甚至有些老派的风格:不会用太重的木桶,追求平衡,但也强调结构感。为了追求更出色的葡萄酒品质,御兰堡甚至还建立了制桶厂。这也是南半球唯一一个酒庄拥有的制桶厂之一。

Yalumba Viognier 2017年

御兰堡是第一个将Viognier引入到澳大利亚的酒庄。这个酒出自40年老藤,颜色呈浅柠檬色,比起罗纳河谷的Viognier更多些青柠及柑橘的气息,酸度较活泼。在口中有不错的集中度。后味稍有些矿物的苦感。

Octavius 2016年

八号乐章是御兰堡最著名的酒款,曾被誉为是澳大利亚最出色的西拉葡萄酒。这款酒来自伊顿和巴罗萨三个地块的老藤葡萄酿造。除此之外,八号乐章特别之处是使用100升的桶酿造。风格强劲、开放。带有优雅的花香及新鲜浓郁的果味,稍有些绿植的气息在后味中,结构强大,带有巴罗萨凉爽风土带来的典型性。

文:李玉 图:Allen /King 

版权所有,机构转发,需经允许。

编辑:liyu

新南威尔士 南澳 维多利亚 澳大利亚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