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新西兰的“老炮儿”,飞马湾酒庄何以名声大噪?

2019-06-13 15:29
分享到:
导语

家族的凝聚力和对葡萄酒的热忱,是飞马湾酒庄的动力源泉与发展核心。

飞马湾酒庄Pegasus Bay坐落于新西兰南岛风景秀丽的坎特伯雷地区,这里不仅是农牧业的天堂,也是一个出产精品葡萄酒的产区。作为新西兰“十二家族联盟”的成员之一,飞马湾带动了整个Waipara产区葡萄酒产业的发展,也因其杰出品质和独特的old school风格获誉无数。

其实有不少了解飞马湾酒庄的人都是从家族自营的酒庄餐厅开始的,餐厅就位于酒庄内,提供全天的餐酒服务,目前由飞马湾市场经理Edward的夫人Belinda经营,至今已获得过8次“新西兰最佳餐厅”的殊荣。餐厅的食材几乎全部来自酒庄自建的菜园和当地农场,小羊排、松露、新鲜时蔬和精致美酒,每一个元素都呈现出Waipara地区的独特风味。

酒庄外景

酒庄外景

1985年飞马湾酒庄正式建立,建筑内的每一处装修布置,乃至庄园里的一草一木,都由家族成员亲自搭建、规划,在这里,既有鲜明的kiwi生活风格,又有新潮的国际化运营理念,让无数探访过飞马湾的游客留下深刻映象。

酒庄第二代传人Edward Donaldson现担任市场经理一职,他曾在海外从事过厨师和餐厅行业,目前与三个兄弟共同负责飞马湾的运营,我们在品鉴到了酒庄不同系列的葡萄酒后,向Edward进行了采访。

2019年4月飞马湾酒庄在北京三里屯洲际热点吧与桃乐丝做了联合发布,右一为Edward Donaldson

2019年4月飞马湾酒庄在北京三里屯洲际热点吧与桃乐丝做了联合发布,右一为Edward Donaldson

《葡萄酒评论》:Waipara是南岛一个相对小众而精品的产区,您的家族为何选择在这里开始葡萄酒经营呢?这个产区有何独到之处?

Edward Donaldson 我的父亲Ivan Donaldson曾经是研究神经学科的,机缘巧合下,他在伦敦与葡萄酒结下了不解之缘。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他回到了新西兰,并在坎特伯雷地区开辟了当时第一批葡萄园,和朋友一起展开了酿酒生涯。经过十年的实践,Ivan决定另寻一片稍微温暖一些的葡萄园,而飞马湾的所在恰合了天时地利——其均温比坎特伯雷大区略高出2摄氏度,同时又有山脉阻挡了来自西侧海岸的冷空气。

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飞马湾葡萄园所在的地区拥有格外漫长的生长季,这为一些晚熟的,以及喜好凉爽气候的品种生长提供了绝佳自然条件,所以我们的雷司令,长相思和黑皮诺都有绝佳表现。这样“额外的”成熟期使葡萄里的风味物质得以缓慢而稳定地积累,并形成细腻柔美、馥郁深邃的美妙口感。

此外,waipara产区在早春葡萄开花坐果期间天气多变,这也导致了自然产果量较低,但葡萄的风味集中度却得以提升,这也是坎特伯雷地区多小型精品酒庄的主要原因之一。

飞马湾系列酒款

飞马湾系列酒款

《葡萄酒评论》:大多数新西兰的酒都给人“新鲜、直率、年轻时饮用”等印象,飞马湾的酒为何如此特立独行?酒庄的酿酒理念是什么?

Edward Donaldson以新鲜花果香为主导的直率风格确实是目前的主流,然而我们对于风格和口感有自己的理解——复杂与平衡兼具是我们的酿酒主旨,你能在我们的酒中感受到集中度和力量感,以及对风土的精准表达。同时我认为,我们的家族对于酒庄风格和理念的塑造有着深刻影响,我们更愿意去思考和探寻杰出风味的秘密,而非跟随市场风潮人云亦云。

我的长兄Mattew目前担任首席酿酒师,他走访过许多知名产区,尤其在勃艮第工作过很长一段世界。包括我的家人也都拥有国际视野,这也为酒庄运营提供了很多灵感。可以说坚持我们对葡萄酒的理解、酿造我们追寻的“Old School”风格,其意义远甚于盈利情况。而且得益于“十二家族联盟”(www.familyoftwelve.co.nz)间的信息共享与技术交流,我们也得以快速成长。 

飞马湾酒庄副牌系列酒款Main Divide

飞马湾酒庄副牌系列酒款Main Divide

 《葡萄酒评论》:目前亚洲市场的份额分布情况如何?对于中西方消费文化和口味喜好的差异您有怎样的理解?

Edward Donaldson中国市场是我们目前首要的亚洲市场,其次是日本,泰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国家。

我目前尚未发现中西方消费群体在口味偏好上的差异,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的葡萄酒都是比较高端的精品酒,更偏旧世界风格,也相对更适合对葡萄酒比较了解的人群饮用。

《葡萄酒评论》:作为一个家族企业,各位家人们是否会有产生意见分歧的时刻,又是如何沟通解决的呢? 

Edward Donaldson幸运的是我们并不经常产生意见分歧,因为我们彼此互敬互爱,而且分管不同方面的运营。我们经常召开家庭会议,探讨工作中可能出现的问题,但我们四个兄弟有着共同的理念,基本都能达成一致看法。

微信图片_20190613152041

《葡萄酒评论》:您曾在海外做过厨师,也运营过餐厅,这些经历对您现在做市场经理的工作是否有借鉴意义呢?

Edward Donaldson我觉得15年的餐厅管理让我对服务业和餐饮文化有了比较全面而深刻的理解。这些经验对于如何把我们的葡萄酒推广给餐饮渠道有很好的借鉴意义。同时,我的厨师经历也让我对餐酒搭配,包括现在飞马湾自己餐厅的运作能更加得心应手,同时也能给到顾客一些选酒建议。另一方面,我目前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席海外的餐厅活动,这些经历也同样给我灵感,让飞马湾酒庄和餐厅的运作更为国际化。 

家族成员合照

家族成员合照

《葡萄酒评论》:新西兰有不少酒庄都是家族企业, 您对于家族企业对行业发展的影响如何理解? 

Edward Donaldson我觉得家族企业最重要的一点是,和盈利目的相比,他们更倾向于把重心放在其它发展层面,并坚定贯彻酒庄理念。就拿飞马湾来说,我们只做自己想做的,并且能投入百分百热情去做的事。尊重土地,收获成果,这是最让我们自豪和满足的。

所以我觉得对于家族企业而言,盈利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我们最关注的是创建高品质的生活方式。 

版权所有,机构转发,需经允许。

编辑:Lilly

新西兰 飞马湾 Pegasus Bay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