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葡萄酒的真味之坎特伯雷

来源:葡萄酒评论作者:谢立刚刚
0
分享到:
导语

从基督城(Christchurch)出发探索这个小产区,葡萄园分散并距离遥远,干燥多风的气候使有机种植相对容易。

DSC03805

从基督城(Christchurch)出发探索这个小产区,葡萄园分散并距离遥远,干燥多风的气候使有机种植相对容易。产区东面以河积型砾石覆盖黄土为主,北面的Waipara则因与勃艮第类似的石灰岩吸引了雄心勃勃的酿酒师们。

Greystone的葡萄园正在冬剪。

Greystone的葡萄园正在冬剪。

葡萄园里的野生酵母

走进一个农舍一样简朴的房子,先飘来阵阵烹煮意大利炖饭的香气。Greystone Vineyard的总经理Nik Mavromatis曾经是大厨,正在开放厨房大显身手。一颗足足有拳头大的新鲜发掘的黑松露晶莹闪耀,等待着在意大利炖饭上撒上点睛之笔。

总经理Nik Mavromatis。

总经理Nik Mavromatis。

“此地产松露、牛肝菌,松露和皮诺是绝配。坎特伯雷不是高产、赚钱的地方,但是因为和勃艮第一样,有古老的石灰岩,夹着生蚝壳,可以产出高品质皮诺,更咸感而不是果香主导,不同于一般新世界国家。很多人正是为此而来。以前这里只有绵羊,是个非常年轻的产区,现在因为皮诺而获得了声誉。” Nik说。

在这个产区,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这里春天风很强,葡萄皮厚、低产。所以最大的挑战是必须用这里的皮诺做出高端酒,销售高端酒,而不是超市酒。”

2000 年Thomas一家在 Omihi Hills 买了农场,开始经营 Greystone Vineyard,2004 年在Omihi山坡上种植了13块园子,北向的葡萄园从上到下为石灰岩和粘土,石灰岩混合着化石、贝壳和小鹅卵石,使得酿出的酒既有矿物感又集中。

2011 年Muddy Water 前庄主退休,Thomas一家也买下这家酒庄。两家酒庄都是有机酒庄。

葡萄园经理Nick Gill。

葡萄园经理Nick Gill。

酒庄的葡萄园经理Nick Gill带我们去看园子,田间一部吹风机模样的机器正在运转,因为早上下过霜,“在这里春霜是严重的威胁,希望每年产量稳定。” Nick说。

Nick是澳大利亚人,以前是Penfolds的葡萄园经理。他对于有机食物、烹饪和葡萄酒狂热,还喜欢打猎,“由于石灰岩、mistral风和土壤渗水性强,1公顷800公斤葡萄,产量极低。从来不需要做绿色采收。”

酿酒师Dominic Maxwell致力于酿造风土酒,他喜欢户外运动,他制作的奶酪和他的香草花园也很有名。他酿造的长相思用卢瓦尔河谷的品系,产量更低,100%橡木桶发酵,酿成的酒更丰富。皮诺用野生酵母,做法非常特别——从每块葡萄园采收的葡萄,就在对应的葡萄园里发酵,因为“酒庄里的酵母和葡萄园里的是不一样的”。如果天气冷,发酵前浸渍就久一点;如果天气热,就很快启动发酵。因此发酵时间3~12天不等。

“我不知道世界上有任何其他酒庄这么做。” Nik说。

网站:www.greystonewines.co.nz

Pyramid Valley的葡萄园田细分成不同地块。

Pyramid Valley的葡萄园田细分成不同地块。

让葡萄做它的事

我们的车一开进院子,五只大黑狗就抢在年轻的酿酒师Tom Jones之前冲过来迎接,跑前跑后,猛摇尾巴,竞相表达热情。

Pyramid Valley 位于坎特伯雷北部,靠近Waikari,是Mike 和Claudia Elze Weersing夫妇花了15年看了200个地方,2000年才决定买下来的。“酿好酒的第一步是找到正确的土壤,这里有与勃艮第相似的石灰岩和粘土。在同一产区可以做四种完全不同的酒。”Tom说。 

10公顷土地,只有2.5公顷葡萄园,细分成了四块。Claudia用植物为之命名,也反映了不同土壤。The Angel Flower北向,酒风轻盈优雅,The Lions Tooth的土壤富含石灰岩,酿成金色烘烤气息的酒, The Earth Smoke更多粘土,酿成酒体紧致, 带有野性气息的酒。The Field of Fire在东向坡地上、厚重粘土为主,酒体细致。

陶制发酵罐来自意大利。

陶制发酵罐来自意大利。

Mike在勃艮第学习种植和酿造,毕业于第戎的勃艮第大学(Universite de Bourgogne),曾经与勃艮第的Hubert de Montille、Domaine de la Pousse d’Or、Nicolas Potel ;阿尔萨斯的Jean-Michel Deiss 、Marc Kreydenweiss ;德国摩泽尔的Ernst Loosen一起酿酒,还与James Halliday 在澳大利亚雅拉谷的Coldstream Hill共同酿酒。

Pyramid Valley的酒,发酵都用野生酵母,做法是在收获前收集一些葡萄压榨发酵,用同一园子获得的酵母启动发酵。黑皮诺发酵很快,一般只有3天。白葡萄酒大半发酵超过一年,期间无须加硫保护。经过长时间发酵后,酒质稳定,装瓶前大多无须过滤,也几乎不加硫。

年轻的助理酿酒师Tom Jones。

年轻的助理酿酒师Tom Jones。

“让葡萄做它的事。”Tom说。

作为获得生物动力法认证的酒庄,认为有机和生物动力的差别有多大?

“有机还是可以使用化学品,更容易,生物动力则不行,在潮湿的地方,容易滋生灰霉,要在葡萄园做很多工作。从有机向生物动力转型时是最冒险的,必须对生物动力有很深的理解。所以在新西兰的酒庄中,做有机的很多,生物动力的很少。这是可以理解的,这么冒险太疯狂了。奥克兰有一家做生物动力的,但特别难。我们觉得幸运,这里的气候和土壤都适合。”Tom说。

网站:www.pyramidvalley.co.nz

DSC03746

以老世界名庄酒建立标准

走进Pegasus Bay的餐厅,整整一面墙加上旁边架子堆积的老年份酒看呆了我们,从波尔多一级庄、勃艮第和罗讷河谷名家、年份波特到新世界膜拜酒,从20世纪90年代到50年代……这个家族酒庄成员喝过的酒,已经昭示了他们的眼界和雄心。我很想把这些酒发给中国的酿酒师们看看,作为葡萄酒世界的后辈,对于好酒的标准是这样建立的。

Edward Donaldson和妻子Belinda身后是家族成员喝掉的世界名酒。

Edward Donaldson和妻子Belinda身后是家族成员喝掉的世界名酒。

我们到访酒庄时,Ivan 和Ch ristine Dona ldson正在欧洲旅行,Matthew也在欧洲不同的地方。开阔的眼界和强烈的学习精神无疑是新西兰葡萄酒业神速发展的秘密之一。

Ivan Donaldson曾经花很多时间在欧洲旅行,回来后想酿造有架构的酒,1975年创建Pegasus Bay酒庄,成为当地的酿酒先锋。妻子Christine亲手打理酒庄的美丽花园,她也是歌剧、艺术爱好者,常在酒庄的圆形剧场组织音乐会。他们的长子Matthew是酿酒师,从1992年开始为酒庄酿酒。另一个儿子Edward是市场经理,向世界上超过25个国家推广自家葡萄酒,其妻子Belinda负责打理餐厅。小儿子Paul则是酒庄总经理。

DSC03731

酒庄在Waipara Valley拥有的葡萄园,土壤贫瘠、渗水性强,造成天然低产。卵石和砾石使白天升温,昼夜温差大,秋季干燥,成熟期较长,使葡萄达到最佳成熟度的同时保持良好的酸度。因为生长季长,还可以做赛美蓉的贵腐酒。

在酿造上,酒庄相信最少干预,轻柔压榨,让乳酸发酵和澄清自然发生。

酒庄支持Green Waipara Valley项目,在认证可持续发展后,也计划转向有机,有还未认证的有机葡萄园。“这里因为干燥,没有很多疾病,春霜是最大的威胁了。” Edward说。

网站:www.pegasusbay.com

版权所有,机构转发,需经允许。

编辑:RVF新媒体

坎特伯雷 新西兰 葡萄酒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