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cis Hutt:酿酒师之间没有秘密

来源:葡萄酒评论作者:谢立刚刚
0
分享到:
导语

“我知道的关于酿酒的一切都是第一代酿酒师告诉我的,对我帮助很大。”

Francis Hutt是产区年轻一代酿酒师的代表。

Francis Hutt是产区年轻一代酿酒师的代表。

“当我们是孩子的时候,我们在山里、河里、丛林中玩耍,我们热爱自然,想保护自然。这是我做有机的动力。”Francis Hutt说。

他是中奥塔哥年轻一代酿酒师的代表——向前辈学习酿酒,“我知道的关于酿酒的一切都是第一代酿酒师告诉我的,对我帮助很大”;也有在其他国家和产区酿酒的经验,他于2007年在猎人谷、2009和2011年在勃艮第酿酒;和本产区的酿酒师同行交流很多,关系密切,“在奥塔哥, 酒庄之间经常交流和争论。在新西兰,酿酒师之间的交流很好。我们共享酿酒工具,我们明知用同样的技术也不会酿出同样的酒,用这块地酿不出那块地的酒,彼此没有秘密。我们常一起品酒,问很多好问题。” 

在经过十几年可持续发展后,酒庄转为有机,获得认证,并进而实行生物动力法。“在中奥塔哥产区,我们降雨少,年降水400毫升。我们用于灌溉葡萄园的水也是自来水,很干净,无须过滤。” Francis说。

Carrick的葡萄园获得严格的有机认证。

Carrick的葡萄园获得严格的有机认证。

有机酒并不能在市场上卖出更高价格,那么为什么要获得有机认证?

“虽然获得有机认证的过程麻烦且费钱,但有意义,如果我们都各自自己做有机,没有监管,就很难坚持。我们做与有机有关的课程、会议、工作室,让更多的人们加入。人们总是恐惧不熟知的东西,我们谈论越多,人们越接受。”

在世界上不同的葡萄酒市场,对于有机的标准不同?

“是的,所以我们使用有机的最高标准,这样在不同的市场上都达标。”

Francis还做了两个自然酒,不使用任何硫,“做什么酒不是一开始决定的,在葡萄园里实施有机种植,然后在酒窖里你可以选择方向。”

他补充说,“关于硫的争论非常有趣,人们从不谈论从食物中吸收多少硫,比如麦当劳的汉堡、牛排、薯条,比葡萄酒中的含量高多了。”

他认为,自然酒(nature wine)和名庄酒(fine wine)是两个概念,“如果我想做名庄酒,第一件事我就会加硫。有人完全不能接受自然酒的气息。”

DSC03404

酒庄所在Bannckborn,在中奥塔哥位置居中,不太热也不太冷,年份表现比较稳定。关于酒庄的风土特色,Francis说,“我们的葡萄园是沙质土壤,酿成的黑皮诺极富架构,单宁颇强,所以要避免萃取太多,一天压皮一次,只用10%新桶。年份好的时候,如2013,必须非常小心,不要萃取太多。”“我们的原生根葡萄,单宁更细腻,可以萃取更多,更浓缩;嫁接葡萄则容易单宁重,要小心萃取,所以集中度没有那么高,用来做低等级的酒。”

“对我来说,评价酒时,单宁质量非常重要”,他补充说。

和他的谈话令人对酒很有期待。

DSC03421

酒品推荐:

所有的酒都用野生酵母。长相思高酸内敛,在口中有明显的咸感和水晶般的质地;霞多丽100%橡木桶发酵,陈酿有10%新桶,圆润内敛,与橡木气息平衡; Excelsior 属于橡木桶精选,不是每年出产,2005、2006和2012年份就没有,酒体集中、风格高雅。

网站:carrick.co.nz

版权所有,机构转发,需经允许。

编辑:RVF新媒体

酿酒师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