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菲酒庄:每一分努力都反映在酒里

来源:葡萄酒评论作者:郭月刚刚
0
分享到:
导语

对于葡萄园的持续投入,在葡萄酒品质的提升中得到回报。

葡萄园里的表层土,来自背后的霍拉山。

葡萄园里的表层土,来自背后的霍拉山。

看到炭灰色的霍拉山脚下大片的绿色和一座鹅卵石堆起的小山,就知道中菲酒庄到了。

中菲酒庄坐落于新疆巴州,古焉耆国核心地区七个星镇霍拉山脚下,北临开都河流域,南临博斯腾湖。2009年,石头被一块一块捡出来,寸草不生的戈壁滩被种植了葡萄藤、胡杨林,霍拉山脚下出现了绿色。因为庄主早年在非洲做生意,“菲”字意为草木欣盛、香气浓郁,就取了这样的名字。

葡萄园里捡出一座石头上,戈壁滩才变成了葡萄园。

葡萄园里捡出一座石头上,戈壁滩才变成了葡萄园。

引天山雪水滴灌葡萄园

新疆的面积虽然大,但是按地形来分就是“三山加四盆”,焉耆产区就位于这四盆之一的焉耆盆地当中。虽然被称为盆地,不过到了霍拉山脚下这里,海拔也有980~1000米,比邻近的其他地区,夏季略凉爽一些,冬季虽然能遭遇零下20℃的低温,所幸也就是一周多的时间。而相比于天山本身的终年积雪,焉耆产区的降雪和降雨量非常小,只有100mm 多,蒸发量却接近2000mm。

“老王,这块地要浇水了,你看叶子都打蔫了。”

中菲酒庄总经理兼首席酿酒师张炎。

中菲酒庄总经理兼首席酿酒师张炎。

首席酿酒师张炎向摩托车上的老王大声招呼,没听见回应,摩托车已经扬起地上的沙土跑远了,我们只当老王听见了要浇水。霍拉山洪水冲积平原以沙质土为主,土壤通透性好,利于葡萄根系生长,但是降雨量实在太低。为了保证葡萄的健康生长,同时有效地利用水资源,中菲酒庄铺设了600公里的滴灌管道,引来天山融化雪水进行灌溉。张炎说,在这个季节,蒸发量非常大,大概一周要浇一次水,一次要滴上10个小时。

为了宜于葡萄种植,酒庄的一大工程是改造土地。

通过冲积扇形成的土地,有很厚的中生代及新生代陆相沉积层,地表主要是砾石风化产物。

葡萄园地表40厘米的土层是从霍拉山上拉下来,重新铺上的,含沙量在40%以上。葡萄园中要开出60厘米的沟,填埋秸秆和肥料改造土壤。为了改善贫瘠的土质、提高地力,酒庄第一年便一次性购入10000立方有机羊粪施以田地,而后的每一年都要花200万元买羊粪。到了冬季,酒庄会自己养些羊,留取羊粪到第二年萌芽的时候使用。

1

新品种带来的惊喜

在种植了常见的霞多丽、梅洛和赤霞珠之外,酒庄在前年种下了西拉和马瑟兰两个红葡萄品种。西拉的长势让大家很是欣慰,即使是在这样干旱的地区,西拉的苗木也适应得不错,成活率和挂果率都比较理想。近两年在国内大热的马瑟兰,在新疆种植的这些红葡萄品种当中,成熟算是晚的,但是焉耆地区足量的光照和漫长的夏秋季,让马瑟兰的成熟完全不成问题。

新的白葡萄品种也在测试中,但还未对外公布。

今年是张炎在中菲酿酒的第四个年份,这位在新疆拥有丰富经验的酿酒师,表现得坦然与淡定。“葡萄酒每年质量能有提升,这跟葡萄园的种植管理是分不开的,我们对这里的气候条件的把握也越来越有经验,酒的表现渐佳。”

他在酿造技术上逐渐完善,尽量突出产区特点。有效物质的浸提,色素的浸提方法、浸提时间一再改进;在红葡萄酒的陈酿方面,则针对橡木桶的材质、烘烤程度和陈酿时间,做出了很多尝试。在两款经过不同橡木桶的赤霞珠对照品鉴中,一款以表现甜熟的果香为主,单宁更为细致,而另一款开始的时候单宁显得生涩粗粝,醒酒之后,更多烘烤与椰子的香气散发出来,单宁优雅的质感与宽泛的架构也表现得很好。张炎非常期待调配之后的作品。

品酒

霞多丽

中菲霞多丽 2015

散发着苹果与蜜瓜的甜美香气,成熟度非常好。口感圆润饱满,回味中有更多甜美水果的香气。

梅洛

中菲美乐 2015

在橡木桶中陈酿了3个月,散发着奶油、烘烤以及浆果的甜美香气,略带些青草气息。酒体轻盈柔软,单宁细腻,是适合早饮的葡萄酒。

马瑟兰

中菲马瑟兰 2015

散发着浓郁的黑樱桃、黑加仑的香气,果实拥有不错的成熟度。口感饱满,拥有不错的集中度。

版权所有,机构转发,需经允许。

编辑:RVF新媒体

中菲 酒庄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